石排粮所:半个世纪的风雨路
2019-01-13 13:07:55   来源:中国东莞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1950年,在一间被没收的小厂房里,石排粮所建立了起来,后又于1958年迁到现址。石排粮所最初只有一个小仓库,称为粮站,并由企石管辖。1963年后,石排粮站才从企石管辖中分离出来,从此石排才有了自己的粮所

  1950年,在一间被没收的小厂房里,石排粮所建立了起来,后又于1958年迁到现址。石排粮所最初只有一个小仓库,称为粮站,并由企石管辖。1963年后,石排粮站才从企石管辖中分离出来,从此石排才有了自己的粮所。

  半个多世纪以来,石排粮所在石排镇居民的生活中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,它伴随着人们走过了每个收获的季节,囤积着他们的付出与汗水,也见证着石排镇的发展和变迁。2006年我国取消农业税,石排粮所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,成为了他们回忆中的一部分。   

  1976年,一位17岁,刚刚高中毕业的少年走进石排粮管所的大门,这位少年在这里一干就是30多年,后来他成为了石排粮管所的保管组组长。他就是杨慕崎,当年稚气未脱的少年而今已年过半百,杨慕崎向记者讲述了自己30多年来在石排粮所的感受,我们也得以从中窥探石排粮所的发展历程。

  改革开放前一直亏损

  杨慕崎回忆说:“国家取消农业税之前,我们石排每年的收粮任务量是9600吨,平均每天要收取330吨粮。我刚到这里的时候,还没有实行分田到户的政策,都是生产队的形式,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不高,粮食产量不行。改革开放以后,国家实施分田到户的政策,农民种粮的积极性高了,有了余粮就运来卖给粮所。”

  他说,当初从农民手里收粮,都是按照国家统一要求的价格收取的,但是100斤稻谷只能加工出大约70斤的大米,又卖不上价钱。那些年里,粮所虽然可以买卖粮食,但其实一直都在亏损。

[cms-page-tar]

  改革开放后“忙得昏天黑地”

  改革开放以后,农民种粮的积极性高了,大量余粮运来卖给粮所。提起工作繁忙时的景象,杨慕崎用“忙得昏天黑地”来形容那时的生活。“那时候,每年有两个收粮的时间——‘早造’和‘晚造’,‘早造’是每年的7月到8月,‘晚造’是每年的12月。按照国家规定,‘早造’要完成全年70%的收粮任务量,‘晚造’要完成剩下的30%。可想而知每年的7、8月份我们得有多忙啊!”

  谈起起当年的情形,杨慕崎仍然记忆犹新:“每年‘早造’那段时间,每天凌晨3、4点钟拖拉机的响声就让人根本睡不着,白天院子里基本都被手推车和拖拉机塞得满满的。全所上下从所长到门卫全都要一起来收粮。农民们也知道白天交粮要排很长时间的队,有很多都吃过晚饭才来,我们就一直忙到什么时候没人来了,这才下班回家睡觉。每天一般只能睡上3、4个小时,真是叫个没日没夜!那个时候最盼的就是下雨天,能早点下班。” 

  杨慕崎告诉记者,除去收粮那段极其繁忙的日子,平日里他们的工作也并不轻松。保管组要负责保证仓库内的粮食质量,打扫仓库卫生、除虫、测温等是他们每天都要做的工作,以前可没有现在这么先进的设备和技术,基本上都是人工操作。无虫、无霉、无事故、无鼠是粮所一直以来对工作的“四无”要求。从1950年至今,全东莞的粮所每年都要进行两次十分严格的普查,各粮所间进行交叉检查,发现问题并交流意见。

  粮所工人以前一直很风光

  “石排粮所以前一直都很风光的。”石排镇农民张老伯说,“上世纪七十年代时,如能去粮所上班,那可是最好的工作了。粮所的那栋楼,当年是整个石排最好的楼了。前些年,因为国家有了新政策,没有之前那么红火了,最早的时候有50多个人的,现在只剩下那么几个人了。

  他告诉记者,对于农民来说,其实最明显的变化就是,以前要去粮所交粮,后来不用去了。之前每年都要上粮所一两回,后不用再去了,反而不习惯了。当初在生产队的时候,能留够一年的口粮就不错了,后来分田到户了,农民的粮食富余了些,就卖给粮所,价钱也很公道。再后来农业税取消了,为了农民生活得更好,国家不用农民去交粮了。

  从那以后,张老伯也就没什么机会去粮所了。“粮所的那位杨慕崎,我们很多人都认识他的,每年去交粮都能看见他在那里忙来忙去。现在路上有时碰到他,老远我都会跟他打声招呼。”

[cms-page-tar]

  现在感觉粮所有些“冷清”

  粮仓圆墙尖顶,看上去像个巨大的蒙古包。粮仓周围十分干净,显然每天都有人打扫。杨慕崎认真地向记者介绍仓库的情况,像是在介绍自己精心装饰过的家,言语中透着兴奋。

  据杨慕崎介绍,现在的石排粮所有14座仓库,可容纳6000吨粮食。粮所现有屯粮3736吨。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?他告诉记者,应急的时候,这批储备粮可供全镇人民食用6个月之久。

  “现在,我们的工作一年比一年轻松了。”杨慕崎说,“随着科技的发展,我们现在已经是电子测温了,除虫药剂也没之前那么紧缺,之前几十个人做的工作,现在几个人也做得来。节省了时间和体力,劳动强度也减轻了很多。国家把农业税取消以后,我们也不用再为收粮起早贪黑了。但是总觉得寂寞了些,以前虽然忙但是觉得很热闹。现在你看看,整个所里也见不到几个人,感觉怪冷清的。”

  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计划,各个地方的粮所要统筹起来集中管理,这意味着石排粮所今后可能会被取消。提到这里,杨慕崎说,现在很多退休的员工没事都会来所里坐坐,跟他聊聊天,回忆一下之前的生活。如果哪一天石排粮所被取消了,大家的心里肯定都会舍不得,毕竟这是自己工作多年的地方。但是时代在进步,社会在发展,现在石排镇这样的小粮所还比较多,管理成本高,也不够规范,为了长远的发展着想,将各地的粮所统筹管理是大势所趋,他自然也十分拥护的。

  ■对话

  石排粮所所长李立合

  宁流千滴汗,不坏一颗粮

  记者:有些地方的粮所已经取消,您觉得石排粮所现今的存在价值是什么?

  李立合:国家取消了农业税之后,我们就不再有粮食买卖的权能。现在石排粮所唯一的任务就是将储备粮保管好。我们粮食部门有句口号,就是宁流千滴汗,不坏一颗粮,不管刮风下雨还是过年假日,我们都要每天回来检查仓库,检查粮情。诸如探温这些粮情和相关数据我们都要登记好,认真备案。

  记者:现阶段粮所的主要工作任务是什么?

  李立合:根据我所工作计划,今年我们将会对仓库外墙翻新以及增添一些防雀网。另外,在今年10月份,我所将轮换储备粮1618吨,以保持粮食质量,维护石排粮食市场稳定,确保社会经济发展。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蒋光鼐故居将大规模扩建
下一篇:大朗古村青砖瓦房古门楼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